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我的三個性伴侶】(包二奶的真實故事)



本帖最後由 icemen00 於 編輯



我在南方做生意以來,一直都甚安本份,許多北方小妹妹的誘惑都沒有影響到我對太太的忠心但自從小靜的出現,我就完全背叛了我在北京的太太,我在深圳將她金屋藏嬌,也就是俗稱「包二奶」。



小靜是新都酒樓高級餐廳的女部長,當我第一次見到她時還以爲自己眼花,因爲她和我當年的舊情人一模一樣,連梨渦淺笑的神情也是一模一樣。她很斯文大方,對我溫柔體貼,當年我癡戀的舊情人,今日竟重現眼前,可能是上天給我的回報吧!



忠心一片的我,終於做出對不起太太的事,同時我也嘗透了戀愛的滋味。她不是一般賣笑的北妹,她是一個初出校門的女學生,由於她很單純,所以我們發展得十分順利。



當我第一次替她解開身上的衣服時,我感覺到她的羞怯、嬌媚和一股清新氣息。我擁著潔白細嫩的小靜,沖動到不得了,可能她身上的幽香使人迷醉,我吻遍了她身上每一處地方,同時也拚命地舔舐她的乳房、她那光禿無毛的恥部。

我終於讓自己的器官進入她那狹小而緊窄的地方,我剛剛進去一小部份,她已經現出痛苦神情。



「小靜,是不是很痛?」



小靜含著淚珠說:「嗯,是有一點痛,不過我……我喜歡你!」



她的普通話很好聽,陰聲細語地擁著我,令我更加亢奮,下體勃硬得猶如燒紅的火棒。我慢慢推進,她十指抓住床單,上唇緊緊咬著下唇。



我停了下來,憐香惜玉地吻著她:「小靜,我也喜歡你!」



「啊……」終於完全進去了,小靜的表情也開始舒緩,肉緊的態度也慢慢放松。我看著她媚眼如絲,臉頰上的小小梨渦,俏得令任何男人也不能抗拒。

我開始抽動,狹窄的通道促使肉棒膨脹得更快,她也扭動著身體向我退避,「啊……」她由痛苦而呻吟。可能這是每一個女孩子的必經階段,但我完全陷於興奮狀態,抽動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她的呻吟刺激得我很厲害。



「啊……行哥……」



「小靜,你感覺怎樣?」



「啊……行哥,我……不……不要緊!」



我膨脹得很快,同時也泄得很快,因爲小靜給予我的刺激是前所未有的。我把精液灌注進她體內便倒了下來,瞧見床上微紅處處,我明白到小靜爲我而奉獻了她的第一次。我感謝地吻著她,可能這是緣份,一個如此嬌豔的美女,居然愛上了我這個有婦之夫。



自此之后,我留戀著這個地方,我和小靜如膠似漆,將在北京的妻子抛諸腦后。每天晚上,我們都急不及待地做愛,漸漸她更懂得溫柔體貼,侍服周到。

我很喜歡吻她,她的嘴形很美,清香如蘭,真是難得,小舌輕吐更是要命。

北妹一向給予人家的印象都是現實得可怕,根本沒有感情可言,但小靜卻從來沒有向我要過錢,真的令人半信半疑,她對我到底是真情還是假意?



有一次,我從北京不動聲息地回到我們的愛巢,因爲我知道很多「二奶」都會利用情夫返家的時間到處偷食,所以我出其不意地回去,就可以知道小靜對我的情意。



大門推開,客廳內的情景出乎我意料之外:小靜竟然乖乖的坐在沙發上編織著一件小毛衫。她的溫婉令我又感動又沖動,我開心地吻著她,她也迎合著我,互相熱吻。



我將她推倒在沙發上,壓著她,捧著她的臉說:「小靜,你真乖,我好喜歡你!」



小靜溫文、賢淑,有如一只受保護的小鳥,我瘋狂地吻著她,一邊解除著彼此身上的束縛。雖然她那不大不小的乳房我己吻過許多次,但我依然愛不釋手,我們一絲不挂的在大廳的地氈上翻過來、滾過去,她反過來吻我,我仰天而躺,她吻著我的臉、頸項、耳珠,我感到一陣陣的快感由丹田緩緩湧出。



她繼續輕輕的往下吻去,玉手也小心翼翼地撥弄著我的恥毛、撫摸著我的陰莖,這是我教她的,漸漸地,她開始懂得主動,撫摸的動作也比初時純熟了。

她軟軟的手指握住我的陰莖緩緩上下套動,使本來彈跳不已的肉棒變得更挺以英姿。她的身體微微后退,小嘴吻著我的胸膛,另一只手伸到下面掃弄我的肉袋子,我也興奮得在使勁揉捏她的乳房。



她的手指很有攝力,慢慢的掃、輕輕的彈,這情形比撫摸還要命。她舐著我的小腹,我知道她每次來到這個地步就會停止,因爲她唯一不喜歡的就是用嘴吞吐我的小弟弟,所以我也不勉強她,每次到此就立即跨身而上,揮軍進入直至沖到終點完事爲止。



誰知今次出乎我意料,她竟然越舐越低,刺激得肉棒迅速膨脹,變得比以往更粗更硬。接著,她居然用嘴含入我的龜頭,然后在那硬得發光的表面輕輕舔舐著,她的小舌在肉冠周圍慢慢纏繞,我卻沖動得有如火山即將爆發。



她的嘴很可愛,舔得我非常舒服,望著她的舌頭在龜頭四周打圈,我心里感到難以形容的刺激,她雖然還沒有含進我整根東西,但我已經很滿足了,因爲以她的純潔形象,居然肯爲我如此屈就。



接著,她張開小嘴,竟真的把肉棒慢慢含進去,那滋味實在好受到不得了,偶爾她還將灼熱的龜頭貼著自己臉頰的內壁,用口腔里的黏膜揩擦龜頭上敏感的嫩皮,用「未曾真個已銷魂」這話來形容我現在的情景,就最恰當不過。



我竟然也舒服到忍不住呻吟起來,以宣泄出內心的興奮,但我仍拼命壓抑著強烈的沖動,盡量享受著這銷魂一刻。她替我舐著、吻著,終於把肉棒完全吞沒了,這是兩個多月來她第一次主動爲我做這個服務,雖然她不懂得如何處理,但我已慢慢抽動起來。



我很興奮,刺激程度令我無法抑制,動不了三十下就要發泄了,「小靜,我要噴了,你……」我想叫她移開,但她沒有,反而吞吐得更快。



我無法再繼續忍耐了,熱流疾射而出,貫喉而入,但她完全承受。她繼續吮吸,直到我的陰莖不再在她小嘴里跳動,她還是把龜頭緊緊含住,讓最后一滴精液都確保由我身體里完全進入到她體內。



我雙手扶著她的頭,挺立著僵硬的下身,進入了一個彷似夢幻中的世界,得到一生以來最大的享受。良久,才從微顫的口中吐出由衷的一句:「小靜,我愛你,我永遠愛你!」



她以充滿深情的雙眸注視著我的眼睛,抿著嘴嬌柔地笑了一笑,隨即毫不猶豫地把嘴里的瓊漿一口吞了下去,接著轉身拿來一條暖暖的毛巾替我包裹著剛發泄完的地方,這感覺好受極了!然后她像小鳥依人般的伏在我臂彎里,我輕吻她的額頭、掃撫著她長長的秀發,她的小嘴里透出精液的氣息,但我已經忍不住地吻了下去。



小靜不但樣子甜美,就連一把長發也是出衆過人,整潔、柔順、自然,足夠條件去拍洗發露廣告,很多經過發型師專心修輯過的女明星都比不上她,我輕撫著、欣賞著,真是愛不釋手!



「小靜,你還沒有舒服過哩!」她肯爲我獻出一切,我卻仍未爲她服務,有點歉疚地說。



「行哥,我愛你,只要你舒服,我也舒服的。」她說話的聲音不大,但是柔和而感人,傳入耳中有如在聽音樂,我最喜歡這種女孩子。



她的大腿緊靠著我身體,手指輕輕撫拂著我的臉,一個乳房壓在我胸口上,彼此都可感受到對方的心跳和體溫。可能我太喜歡小靜了,休息一會又再按捺不住地擁著她親吻,她也熱情地和我四唇相接,她的小舌在我口腔里撩弄挑逗,我也盡情與她缱绻纏綿,拚命地吸啜她的香液。



很快,胯下軟垂的東西又再堅硬起來,而且比第一次更加灼熱挺拔,「嗯?

你……你好壞哦!這麽快又……「她嬌羞地推開了我,輕輕扭轉身。



這欲拒還迎的姿態十分要命,我更加瘋狂,更加亢奮了,撲過去從后面摟著她,堅硬的棒身緊貼著她軟綿綿的屁股,雙手就繞到前面揉弄著她一對柔軟而彈力十足的乳房。



「小靜,我給你舒服。」我呼出的粗氣噴在她小巧的耳廓上。



「呦!你自己想爽,還說成是爲我著想,騙人!」她的嬌媚十分自然,既有調情感覺,又不太過份,讓人更想對她呵護一番。



我緊張地吻著她的耳垂,她微微仰后遷就我的進攻,俏臉逐漸漲紅起來。我把她的耳垂含進口里吸吮,「啊!」她情不自禁地呻叫了一聲。



「小靜,你實在太討人歡喜了!」



「行哥,你……你又想怎樣了?剛剛你才出過一次!」



「我……我要將你吞下肚里。」說完,我含著她的耳垂再用力吸吮一下。

「啊……人家……人家……你喜歡怎樣就怎樣吧!」她閉上眼睛,全身軟縮在我懷里。



我將她翻過來仰臥著,然后溫柔地趴上去她充滿青春活力的身體上,我嘴巴吻著她的眼睛、她的睫毛、她的鼻子,下面長著毛發的部位就在她光滑的陰阜上磨擦、擠壓,剩下來的手就撥弄著她的胸脯。



很快地,她的呼吸開始變得急速,滿面绯紅,眉額揚溢著春意。我的手離開她的乳房,往下探進她開始濕潤的地方,我在她敏感的部位靈巧地揉捏著、挑逗著,她被我刺激得很有節奏地不斷低叫。



她的小舌在舔舐著自己干熱的紅唇,向上尋找著我的嘴巴,她希望我吻她,迫切地顯露出她有這樣的需要,但我故意不去親吻,卻很佻皮地將手指放進她嘴中,她也立即含住並肉緊地吸吮。我將另一手的手指探入她滑膩的陰道里輕輕摳弄,並慢慢欣賞著她欲念升華的一刻。



由於我的前奏工夫做得循序漸進、溫柔體貼,她顯得越來越沖動、越來越熱情,臉兒紅得像個蘋果,身子像蛇一樣扭動,有點不著邊際的感覺。



「行哥……」



「嗯,做什麽?」



「耶!你好壞喲!你知道的,偏偏就要折磨人家。」



不錯,我知道她的確很需要,需要我去充實她、滿足她,但我卻偏偏慢條斯理,有心戲弄她一下,就說道:「我不知道你要什麽,你說吧!」



「你……你!」她羞怯地說不出口,玉手卻拚命按著我的臀部向她兩腿間擠壓,我還是惡作劇地故意在她洞口附近撩撥,肉棒屢次在陰唇中滑過,偏偏就不把龜頭塞入陰道里。



「行哥,你進去嘛!」她難以自制地挪動屁股追隨著陰莖左右扭擺,拚命地迎合我、遷就我。



憐香惜玉之心令我不忍再去戲弄她,何況她是我最心愛的女人,我深呼吸一下,當龜頭一觸碰到陰唇中的凹陷處時臀部即向前一挺,肉棒馬上插入了半截,然后再下盤一沈,終於全根盡沒、直搗黃龍,龜頭完全抵住了她陰道最深處的子宮口。她「啊……」地輕叫一聲,雙眉一皺,小嘴半開半合,雙手緊緊抓著我的屁股。



她新鮮嫩滑的腔壁又濕又熱,緊緊包裹住我整根棒身,隱隱感覺到還在輕微蠕動和收縮著,這份感覺很舒服、很難形容,但我知道她已經在空虛無助的邊際找到了充實的來源,完全充滿的美好感受令她又開心又滿意。



我只是把陰莖全部送了進去,卻緊緊抱著她柔軟的身軀按兵不動,體會一下兩人融合一體的溫馨細膩,這種感覺比起狂熱抽送而發泄又截然不同,真的別有一番風味。



「哦……哥哥,你怎麽不動呀?」她的熱情被我撩起,已不再滿足於現狀,要追求更進一步的歡愉。



「小靜,我在欣賞你。」我輕輕摸著她的俏臉,細意欣賞著她標致的五官,下面硬梆梆的部位抵住她暖暖的地方,這份靈欲相通的感覺很好,我可以感覺到她陰道在四周擠壓,她可以感覺到我陰莖在里面脈動,那種枕兵待戈的呼之欲出滋味非常過瘾。



本來半閉著雙眼的小靜微微張開一線:「啊……來吧,你這壞人。」



我伏下去吻她一下,她的小嘴我最喜歡了。捧著她的臉,輕咬她的唇,下體間歇性地抽動一兩下,小靜表現得更加熱情了,不單主動挺起下身迎湊,陰道里更是流水潺潺,還有如一張小嘴般含住我的陰莖不停吮啜,真要命!



「摸摸我。」我把肉棒抽出一點點,捉著她的手向下。



「喲!好硬!」她捏一捏,隨即又愛又怕地縮回了手,羞澀地把頭埋進我胸口。



我再退出少許,濕潤而堅挺的巨柱顯示了我的雄風,她感覺到我準備發動進攻了,擡起頭主動擁著我深吻。我知道她這時候最需要得到男人的慰藉,最渴望憑彼此磨擦爆發出愛的火花,於是厲兵秣馬,開始沖刺。



地氈上響起了醉人的交響樂,「啊……啊……」的嬌吟交織著「啪啪」的肉體碰撞聲,不斷在客廳里回響。她的身體柔若無骨,我則瘋狂地進攻,節奏由慢至快;她的婀娜纖腰在迎合、在捕捉,半開半合的小嘴在呻吟、在低叫,促使我的欲念升華。



狂熱的交媾進行了不到半句鍾,高潮已經山雨欲來,她四肢緊緊纏繞在我身上,陰道開始發出間歇性的抽搐,期待著最快感的一刻到來;我也精液翻騰、蓄勢待發,用盡全力再狠狠抽插了十幾下,澎湃的浪花已經洶湧而至,我歇斯底里地仰天長嘯一聲,將肉棒挺入陰道盡頭,淋漓盡致地把精華完全輸送給她。

「哇!好燙……我……我要來了……」小靜也高聲叫起來,香汗涔涔的嬌軀緊緊地擁抱著我,似乎想將兩人揉合在一起;陰道一張一縮地抽搐著,彷佛有一股吸力把我的陰莖扯進去。



肉棒依然在陰道里跳動,暖烘烘的熱流有如炮彈,強而有力地在她體內一股接一股地發射,她抱得我更緊了,親吻密集得有如雨點,她已得到了很強烈的高潮,這是回報式的吻吧!我噴出最后一發彈藥也倒在她懷中,雙雙在喘息、在輕撫、在回味著這份難忘的意境。



剛強的小弟弟完成使命后在她體內慢慢萎縮,我退了出來,倒在旁邊躺著,以免令小靜負荷太重。她慢慢起床,拿來暖毛巾替我敷住這個給她帶來無比快樂的地方,然后再細心地把我的小弟弟擦拭干淨。好舒服啊!我剛才賣力地讓她享受到性愛樂趣,所有付出都絕對是值得的。



小靜已經完全進入了我的生命中,她比我的太太更重要,我們不但在性愛方面配合,就算日常生活也投契到不得了。大家的嗜好也十分相同,閑時我們會一起煮飯燒菜、共進晚餐,滋味無窮;晚飯之后我們就開始做愛,一直開心到天亮才相擁而睡。



小靜的溫馴文靜使我很歡喜,我對她如珠如寶,但是,我總不能夠和太太離婚,而后與小靜雙宿雙飛。我不願負上抛妻棄子的罪名,雖然我不能失去小靜,但太太也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女人,因爲她是和我攜手創業的結發夫妻。



我終於想到一個很下流的辦法,就是讓我太太也走出夫婦性愛的小框框,我要先讓她接受別的男人,這樣一來,就算小靜的事被她知道,也不至於搞出太大的風波。我承認我仍然喜歡我的太太,不過小靜對我來說,畢竟太誘惑了。

在深圳的一家酒店里,我的心卜卜狂跳,可能是情緒緊張的關系吧!我推門進去,摸黑走到床邊,隱約看見一個美妙的身形,她就是我一直以來都垂涎的何太太。



何太太是一個漂亮的女人,她曾經令我怦然心動、想入非非。她是我曾經癡戀過的舊情人,令我對小靜注目的女人也正是她。當時,我們已經互相接觸過對方的身體,只差沒有上床。她的父母嫌我太窮,而把她嫁給了經濟環境不錯的何文,可是何文現在也只不過是我太太手下的一名高級職員而已。



現在,我竟然可以擁抱這位夢寐以求的美人,真是開心得難以複加。我急不及待地吻過去,她香香的櫻唇、薄薄的唇片,含得我好舒服;她也迎合著我,因爲她以爲我是她的丈夫。這偷龍轉鳳的方法其實是我想出來的,真是刺激無比。

一直以來,我都很喜歡何太太,她的媚態早已令我著迷。有次酒后直言,原來何文也喜歡我的太太,於是,我們兩個男人就來一次世紀大協議,實行搞搞新意思,也就是換妻。但是我們都怕老婆不高興,所以只好實行暗中交換,藉旅行爲名,換妻爲實。



首先,我們兩對夫婦參加了一個旅行團,並故意選擇了隔壁的酒店房間,以方便我們的進一步計劃。這兩個房間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可以在露台互通。

白天,大家都玩得很盡興,在暢遊名山聖水時,我的眼神就已盯緊何太太,幻想著夜半換妻時的刺激,禁不住興奮莫名。



果然,晚上我們的老婆都熟睡了,於是何文就和我交換房間,我們從露台上摸進對方的房間里,在黑暗中進行換妻,神不知,鬼不覺。最湊巧的是我們兩人身高體型都差不多,若在漆黑不見五指中只憑壓在身上的男人來分辨,我看絕對可以魚目混珠。



半睡半醒的何太太很吸引,白天看著她搖曳生姿的身段,現在卻可以摸個夠了。原來,何太太是喜歡裸睡的,我一摸過去,柔滑的皮膚立即令我沖動萬分,我喜出望外,但不敢聲張,因爲我怕被她發覺我不是她丈夫何文。我慢慢地吻、輕輕地舐,舔著她令我癡迷的雙峰,她的胸部豐滿得好誇張,張開五指竟抓不攏一只乳房,我樂得把頭埋進去輕擦。



何太太似乎被我搞得有點按捺不住了,輕輕地叫著:「喲……哦……嗯……嗯……」她張開雙腿,屁股難耐地東篩西扭,似乎渴望我把陽具送進去,我卻故意輕挑慢撚,只在她上身亵玩,不去碰她下身,想折磨一下這個小淫婦。



「啊……老公……」她的聲音很性感,聽入耳中相當刺激,叫聲里半帶呻吟半帶嬌嗲,聲音有點怪異,但我被偷人家老婆的沖動蒙蔽了一切,已顧不得那麽多了。



一向以來,我都很欣賞何太太兩條修長的雪白玉腿,所以這趟一定要親個夠本,於是由小腿吻到大腿,再由另一腿吻回腳趾,我在她兩腿之間反複徘徊,她的聲浪也由低鳴而變成尖叫:「哦……哦……老公,快來吧!」



在何太太曼妙肉體的刺激下,我這時也情緒高漲、劍拔弩張,握著自己那支硬得快要爆裂的肉棒對準何太太的陰道口用力一挺就送了進去,「喔……」一聲滿足的歎息,何太太馬上抱緊了我,可能她以爲我是她的丈夫,故此完全沒有懷疑,還十分迎合地和我共赴巫山。



何太太的要塞終於被我占據了,這份刺激感實在難以形容。以前,我只能幻想著她如何在我胯下輾轉反側,如今夢想成真,我的陽具就深深插在她陰道內,我和何太太已連成一體了,我要瘋狂地和她干一次。這個念頭使我欲火飙升,我要狠狠操她一頓,以解我過往爲她相思之苦,我要將我最寶貴的東西射入何太太的肉體里面,灌注到她子宮的最深深處。



我開始發動進攻,賣力地抽送著堅挺的肉棒,把何太太干得「啪啪」有聲,何太太也爽得不亦樂乎,「嗯……嗯……啊……啊……」地浪叫著,雙腿像剪刀一樣打開然后再彎到我背后纏著我屁股,每次我插入時她都用腿勾著我的下身順勢向下壓,以加重陰莖插入的力度,使得我下下動作都盡根而沒。



能干到朝思暮想的女人,加上何太太又是如此饑渴浪蕩,幾個回合下來我想忍也忍不住了,一陣酥麻的感覺從龜頭上襲來,令肉棒更硬更脹了,「啊……射了……我要射了……」我摟緊何太太的纖腰,一邊哼叫著,一邊加快速度作最后沖刺。何太太也醒覺到我已奔到終點,雙腿夾緊我的屁股一下下死勁往下拉,即使我想停也停不下來。



終於,肉棒在何太太體內急促跳動,興奮地在她陰道里射精,連續七、八股灼熱的精液從龜頭上飛噴而出,直沖入何太太陰道深處。



我盡情發泄過后,仍然緊緊地把何太太抱著,陰莖插在她體內不舍得抽出。

何太太開始發覺有點不對路了,說道:「阿文,你今晚怎麽搞的?都爽過了,還不讓我起來替你抹一抹。」說著她突然開了燈,在柔和的燈光下,我即使轉身也無所遁形。



何太太訝叫道:「阿行,怎麽會是你?」



我連忙從她身上爬起來,下床圍上一條浴巾,說道:「阿鳳,我不是趁黑來占你便宜的,其實你老公和我早有協議,今晚大家進行換妻,他現在也正在隔壁和我太太睡哩!不信我帶你過去看看。」



何太太果然也披上浴巾,半信半疑地隨我從露台摸過去。我輕輕打開房門,拉著何太太的手悄悄走到床邊。這時,何文和我老婆正在床上忘我激戰,連我們進來了都不知道,借著門外射進來的微弱光線,只見兩個重疊著的蠕動人影,但何文的陽具在我太太陰道里抽插時發出的聲響,以及我太太的吟叫就清晰可聞。

我是有心讓我太太知道她是在和別人性交的,於是就把燈開了,床上正在翻云覆雨的兩人頓時都嚇了一跳,尤其是我太太,當她發現自己抱住的男人並不是我,立即吃驚地松開雙手,整個人呆住了,張大著嘴巴說不出話,連何文插在她陰道內的陽具也忘了叫他拔出來。



我也不說什麽,只拉住何太太離開房間,從原路走出來。



出了門口,我反手關上房門,然后停下來,何太太悄悄躲在門邊偷看,只見何文指手劃腳地對我太太解釋著。后來,我太太好像是接納了,於是,何文又撲到我太太身上,他的陽具繼續在我太太的陰道里不停抽插,我太太的手往床頭一伸,屋里頭的燈又熄了。



我拉著何太太回房,她順手把門拴了,這一個小小的動作卻帶給我無窮的喜悅!這一個晚上,我不知我太太與何文怎樣渡過,但何太太一經明白了夫婦交換的真相后,她的豪放和熱情立即令我招架不住,原來她雖然在家庭的壓力下嫁給了何文,心里卻仍然對我和她的初戀念念不忘,今晚有情人終成眷屬,自然是痛痛快快地歡渡良宵。



當我回到小靜身邊,心里還在思憶著何太太,赤身裸體的阿鳳當然比小靜成熟得多,床上的表現連我太太也不及她豪放,在旅程的最后一個晚上,她幾乎完全占了主動,根本不讓我歇下來,每次射精后她總會出盡千方百計、手口並用弄到我再次勃起,然后繼續干她,一晚下來我總共射了三次,到天亮時幾乎連床都沒氣力下了,我有點兒慶幸沒有娶她做老婆,否則遲早會變成人干。



小靜就和何太太不同,她永遠不會提出任何需索,但又熱烈地接受我每一次對她的布施雨露。我太太是從來不接受口交的,阿鳳在那天晚上看完她老公和我太太的床上戲回房后就立即替我口交,之后幾次和我交媾,都是先口交后性交。

不過,只有小靜才允許我在她嘴里射精。



我和小靜的事終於東窗事發,被我太太知道了,她隨我到深圳見小靜,那時我和小靜都很緊張。但是,當我太太見過小靜之后,竟允許我和她繼續下去,原來我太太已經去醫院檢查過,知道自己是不育的,賢惠的她也很想我有兒女,因此她想小靜替我傳宗接代。



小靜終於替我生了個兒子,但是,我和她也從此對我太太相敬如賓。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