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被輪姦的女俠



兩名男子擁著白衣女子來到了巷子盡頭的一家民宅前,推門而入,裡面佈置很簡單,穿過一個小院是兩間廂房,後面兩間是柴房和廚房女子此時櫻唇裡充滿芳香酒氣的昏迷在大床上,約莫三旬左右,容貌秀美端莊,由於宿酒未醒,雪白的俏臉上佈滿了鮮紅的暈色,顯得嬌艷如花。這正是傷心出走的飄花宮宮主花自憐。??



床邊站著的兩個男人正以充滿淫慾的目光在她曲線玲瓏優美的誘人胴體上貪婪的上下掃視著。這兩人衣著青色儒衫,容貌英俊裡透著淫邪的神色,赫然就是江湖上著名的淫賊「淫蜂」青子山和「浪蝶」趙玉和。??



青子山淫邪的看著床上婦人的優美曲線,縱使她平躺在床上,酥胸上的雙乳仍然高聳的凸起,誘人之極。伸手在美婦的俏臉上扭了一把,淫笑道,「奇怪,這個女人像是受了什麼刺激,自己一個人跑到杭州喝悶酒?」「這女人去年追殺我們好凶,今天落在我們手裡,不玩死她才怪,皮膚還這麼滑嫩。」青子山急色的立即剝光了花自憐的衣裙,片刻之後,這位飄花宮的宮主已是赤裸裸的一絲不掛了。婦人的粉腮上因酒精的緣故滿含春意,艷光四射,鮮紅的小嘴吐氣若蘭,雪白豐滿的胸脯上一對尖挺飽滿的乳房如半個玉脂球扣在上面,頂端的蓓蕾如粉紅蓮子般大小,周圍一圈淡紅的乳暈。兩個淫賊飢渴的吞了一下口水,被眼前的美景迷呆了。女人雪白粉潤的肌膚,豐盈纖弱合宜的肉體,尤其下面兩條圓潤修長的大腿夾縫裡一大叢烏黑濃密的陰毛,使得這兩個男人的胯下之物立即硬挺了起來。趙玉和淫笑著在夫人飽滿高聳的白嫩乳房上捏了一把道,「奶子真大,今晚我們兄弟兩個有艷福了。」??



兩個淫賊吃吃淫笑著脫下衣服上了床,青子山首先低頭張嘴吮住了夫人那嬌嫩誘人乳香撲鼻的粉紅蓓蕾,用力嘬了兩口,「孩子都不小了,奶頭還是粉紅的,好滑嫩。」說著,伸出舌頭舔著她雪白芳香的奶子,一陣酥麻從女人的胴體裡傳出,花自憐不由得櫻唇輕啟,嬌哼了幾聲。淫蜂見這美婦人的體質這麼敏感,吃吃淫笑著大嘴鬆開了夫人的腫脹乳頭,一路舔著女人雪白滑膩的肌膚,滑過纖腰小腹,埋首進入她那大腿根處的陰毛叢裡,雙手捧起了夫人那雪白的大屁股。大腿張開,蜜穴兒凸了出來,夫人神秘的羞處盡現在兩個淫賊的眼前,幸好花自憐現在昏迷著,不然自己的羞處讓兩個大男人盡情的觀看還不羞憤欲絕。??



只見那粉紅的花瓣裡零星沾了幾顆晶瑩的露珠,誘人之處使得青子山張開大嘴在夫人雪白大腿根的神秘絨毛裡不住的吻著,並且伸出舌尖淫亂的探進了花自憐這位美婦人的花瓣裡滑膩膩的舔弄。花自憐與夫君生活了十六年,夫妻纏綿時也從來沒有讓夫君用舌頭舔弄過自己的蜜穴兒,現在落在兩個花從老手的掌心裡,可不管她受不受得住,突如其來的強烈刺激讓她無所適從。淫蜂的唇舌在她的花瓣裡反覆的纏捲,越來越亢奮刺激。婦人受不住了,她那粉潤白嫩的大屁股開始無意識的上下聳動,鮮紅的小嘴裡發出煎熬不住的呻吟來,「啊……啊……啊……」??



浪蝶趙玉和在一旁看得心癢難耐,伸手摟住花自憐的纖腰,大嘴叼住了美婦人香馥細潤的乳頭吮咂著,祿山之爪伸出,揉捏著她兩隻飽滿高聳的大奶子。花自憐胴體上下敏感的地方都被兩個淫賊挑逗著,她也是個正常的成熟婦人,自然是黛眉緊蹙,邊呻吟著邊扭動著她那雪白豐滿的胴體,只覺得酥氧鑽心,燥熱難當。「啊……不,不…………啊----」??



兩個淫賊看見床上這位江湖上有名的嫻淑清雅的女子那不堪挑逗的浪態,一起吃吃淫笑著,青子山鬆開已被自己吮咬得紅嫩腫脹的花瓣,舌尖連起一絲夫人蜜穴兒裡的淫液道,「真夠浪的,看大爺怎麼侍侯你。」淫賊粗暴的把花自憐的豐潤大腿掰成了鈍角,大手愛撫著她雪白光滑的小腹,騰身跪上去,一手扶著自己那早已硬挺粗漲的大陽具抵在了夫人小腹下那片神秘的毛叢裡,手指撥開女人腫脹的花瓣,淫笑中挺腰把他那醜惡的大龜頭頂進了花自憐這位美婦的滑膩陰道裡,叫嚷著,「哦…………好滑,好緊……」可憐花自憐這個江湖中嬌媚秀雅的夫人終於讓一個下三濫的淫賊給強行姦污了,可她現在猶不知情,被這淫賊的醜惡陰莖頂入滑膩膩的陰道裡,被強姦得粉腮通紅,玉體亂顫的媚樣兒,似乎在昏迷中正與夫君交歡。??



淫蜂青子山快活的淫笑著,他實在沒想到在遇到那位神秘男子,意外的生還後,還可以從他手中接到這麼美貌迷人的婦人,享受到她的美妙肉體。這位飄花宮宮主穿著衣裙時高貴典雅,一副淑女樣兒,剝光衣裙後,身子雪白光滑,體態玲瓏浮凸,身材比自己昨日與浪蝶輪姦過的一村姑惹火多了,甬道那麼緊的咬著自己的大肉棒,爽極了。「保養的還這麼好…………穴兒真緊」淫蜂將自己的大龜頭逐步頂進花自憐的陰道裡,大手也不閒著,抓揉著婦人因亢奮而飽漲的玉乳,手指捏弄著尖挺嫣紅的蓓蕾,這下弄得花自憐情不自禁得嬌哼著,雪白豐滿的大屁股也隨之扭動起來。??



「啊…………不……天,啊…………」聽到胯下的美人兒被自己頂得浪叫不已,青子山想起前一陣兒被她追殺得四處躲藏,不由得淫笑一聲,猛得一用力,「滋」的聲音,淫賊那粗硬的陽具便全部挺進了這美婦人的滑膩陰道裡了。這力道讓花自憐在昏迷中仍不禁驚叫了一聲,平坦光滑的小腹抽搐了起來。青子山看著身下這美人兒的迷亂表情,雪白粉嫩的肌膚,雙手擦揉著女子飽滿高聳的胸膛,胯兒貼著花自憐這位美婦人大張的白嫩大腿根部,開始瘋狂的挺動起來。??



「啊…………啊,啊……哦,哦……」沒挺動幾下,青子山便感覺到胯下這美婦的甬道裡滑膩膩的開始溢出愛液了,「浪貨,這麼快就出水了」淫賊伸出祿山之爪又捧起了這位著名女俠的雪白豐臀,使她的陰部高凸,更方便自己強姦她的小嫩穴兒,大肉棒在那泥濘滑膩的花瓣裡進出不已,「這麼誘人,看我怎麼讓你叫一晚……」說話中,青子山瘋狂的前後大動起來,花自憐早已讓這兩個淫賊給弄得胴體酥麻,燒紅的俏臉上透出誘人的媚蕩,修長的四肢無力的癱在床上,但是那雪白的大屁股卻自動配合著身上男人的抽送而上下迎湊著,櫻桃小口裡不斷的發出消魂的呻吟。??



淫蜂跪在美人兒張開的雪白大腿間沒命的聳動著,感覺到這位美婦的甬道裡不住的分泌出滑膩膩的蜜汁,這讓他淫性大起,越發挺動得劇烈起來。淫賊的淫笑聲中,花自憐被這交合的快感弄得粉臉嫣紅,在床上扭腰挺臀,淫蕩的叫喚著,「啊…………啊,啊,啊」淫蜂看著這位有名的俠女在自己的胯下淫蕩的浪叫,雄風大振,也不管什麼憐香惜玉,捧著她雪白的豐臀兒用力的聳動著。花自憐正值虎狼之年,性慾的要求很強烈,這會兒被青子山的粗大陽具插得欲仙欲死,烏油油的秀髮四散飄蕩,半閉的美眸中放射出無限的春情。她雪白豐滿的肉體在健壯的男人身下扭動著,細細嬌喘聲中間斷的發出幾聲快活的驚叫。淫蜂見這美婦人的粉腮上已被性慾衝擊的紅艷放光,她已年過三旬,胴體仍如少女般雪白嬌嫩,蜜穴兒收縮的那麼緊,端莊秀雅的表面下隱藏著如此誘人的風情。??



青子山淫笑著抱起了花自憐癱軟的雪白肉體,坐了起來對旁邊撫摸著她雪白大腿的浪蝶道,「瞧這蕩婦,多麼白嫩,真是天生尤物,下面好緊…………又動了……喔……看我不幹死你」說著他摟住了花自憐的纖細腰肢又開始瘋狂挺動起來,動作比剛才的更加劇烈,女人嬌嫩的肉體被淫賊用力的幹著,她豐滿纖弱的上身向後半仰著,高挺著那兩隻上下顫抖的雪白大奶子,「啊,啊」的淫叫著,只覺得雙股之間說不出的快活。夫人扭動著自己那雪白豐滿的大屁股用力下壓,淫蜂見懷裡的美婦這等春情氾濫,浪態撩人的媚樣兒,更加慾火中燒的抱著夫人的雪白肉體狠幹著。??



看著婦人高聳酥胸上上下亂顫的雪白雙乳,如羊脂美玉似的迷人,修長大腿根處的幽叢裡,隨著自己大肉棒的進出,亢奮的分泌膩潤著兩人的交合處。「真爽…………喔,夾緊我,喔……」粗喘著,青子山又把花自憐壓回到了床上,雙手勾起夫人兩條雪白豐潤的大腿,向她飽滿高聳的雙乳上壓去,這樣花自憐不由自主的抬起了雪股,方便淫賊的大龜頭直接頂進了她的子宮裡,這種淫蕩不堪的姿勢夫人以前哪裡試過。??



強烈的深入感使得花自憐漸漸得甦醒了,迷糊中夫人只覺得有什麼東西在自己那最神秘最敏感的方寸之地來回的運動著,熟悉的快感令她又羞澀又不捨,此刻全身軟綿綿的,但是雙股間卻興奮的痙攣不已。啊,啊…………哦,啊」花自憐聽到了自己急促的呻吟和低低的喘息聲,自己赤裸裸的身子也在快活的扭動著。??



美婦的粉腮上泛起了滾燙的紅暈,從香腮一直蔓延到圓潤的耳珠,夫人嬌羞的擺動著,多麼美艷的夢境,自己修長的大腿被反壓在胸前,鼻端聞到男人強烈的氣息,強健的大手用力的抓住自己的豐臀,下面在用力的…………花自憐忍不住想抬起雪白的大屁股相迎,可是挺不起來,夫人急得將大屁股左右扭動著,越擺越快,而下體內的促大硬物也動作得越發的有力起來。猛的,夫人突然清醒了,如遭雷擊,她睜開了驚悸的美眸向上看去,眼前一張充滿淫慾的男人臉龐。??



「啊,不……」花自憐慘嘶了一聲,眼前一黑,差點昏了過去。雪白豐滿的肉體劇烈顫抖著,滿腔的慾火立刻熄滅了。青子山見她清醒了,淫笑著重重的在夫人的滑膩粉腮上香了一口,「美人兒,醒了……」花自憐只記得自己沒有見到以前的閨中密友蕭夫人,在酒樓喝悶酒時就突然不記得了,她意識到自己已經被眼前這個男人強姦了,慘呼道,「畜生,我一定殺了你……」??



淫蜂青子山目射欲焰,一雙祿山之爪不住的在婦人那圓潤挺拔的晶瑩玉乳上揉捏著,屁股一用力又一次將自己粗大的陽具插進這美婦的溫潤甬道裡,而且直沒根部,把花自憐的小穴兒塞得滿滿的好充實。「你捨得麼,浪貨……」青子山淫笑著,大屁股還扭了幾扭,夫人這會兒已發現自己的武功全失,根本沒有辦法抵抗,她絕望地閉上了美眸,珠淚滾滾道,「淫賊……你快殺了我吧,我作厲鬼也饒不了你們」淫蜂在她飽滿高聳的雪白雙乳上用力捏了一把,狂笑道,「這麼細皮嫩肉的,大爺我可捨不得。」花自憐平生哪裡受過如此的侮辱,作為一個女人最可怕的事情遭遇到自己身上了,夫人不由得芳心欲碎。而身上趴著的淫賊已捧起了她雪白豐滿的大屁股,又淫笑著開始瘋狂地挺動起來,盡情姦污著這位成熟高貴的美婦。??



花自憐閉緊了美眸,玉體在男人的無恥進攻下痛苦地抽搐著,羞辱地聽到身上這淫賊快活的喘息聲。花自憐終究是個正常成熟的婦人,在春藥的作用下,沒一會兒,她驚恐地發現自己在這淫賊的強暴下,小腹裡逐漸又升起了那熟悉的火焰,竟然不由自主的扭動著自己雪白的豐臀向上迎湊,兩條修長的大腿不住地開合扭絞,肉體淫賤的吞吐著這淫賊的大肉棒。「啊,不,不……」花自憐羞愧的尖叫著,不能相信自己會這麼下賤,趴在她豐軟膩滑身子上的淫蜂見狀邊挺動邊淫笑道,「怎麼又性起了,淫婦,浪液都出來了……」那是花自憐的花蕊被他的大肉棒擊打的酥麻無比,甬道不由自主的流出愛液。??



美婦人羞憤之極的尖叫著,淫賊則是乘勝追擊,一陣瘋狂地挺動,只幹得這位冰清玉潔的夫人毫無反抗之力,白嫩嫩的肉體被淫賊的大肉棒抽送的又麻又癢,夫人已經不行了,俏臉暈紅,不住的嬌喘著,嘶叫著,「求求你,殺了……我吧,求求…啊…你」青子山見這位平日裡高貴聖潔的美人兒讓自己奸得媚蕩撩人,那淫蕩的哀求更助長了他的慾火,淫蜂瘋狂的淫笑著,雙手抓住了這位美婦人兒的高聳雙乳拚命地挺動不已。幹得花自憐嬌呼尖叫,雪白豐滿的大屁股也用力的上挺,滑膩濕熱的陰道緊緊夾住了淫賊火熱粗大的陽具,分泌出的愛液潤濕了兩人的交合處,也弄濕了那兩團不斷相撞的毛叢。??



亮「喔,喔…好爽,夾緊……浪貨」淫蜂達到了快樂的巔峰,他抱緊了花自憐豐滿雪白的肉體,用力挺進夫人小腹下那片神秘的毛叢裡,粗重的喘息中祿山之爪抓緊了婦人胸前那兩隻雪白嫩滑的大奶子,腰一挺,大龜頭已經挺進了花自憐顫抖羞怯的子宮裡。「喔,射給你這淫婦了……喔」「不,不要……啊,啊……??



不」夫人悲嘶著,她驚恐地感覺到這淫賊挺進自己下體內的醜惡大傢夥開始顫抖了起來,隨著男人快活地叫喊,一股股的灼流擊打在她的子宮深處。花自憐想昏倒卻又昏不過去,眼睜睜地看著這淫賊淫笑中玷污了自己的身子,她發瘋似地尖叫著,精神幾乎要崩潰了。??



青子山死死頂住婦人的玉胯,精液填滿了她抽搐的子宮,才滿意地把疲軟的陽具從裡面抽了出來,對一旁早已躍躍欲試的浪蝶趙玉和淫笑道,「這蕩婦這夠味兒。」趙玉和看著床上這位被姦污得四肢癱軟,釵橫鬢亂的裸體美婦人,那下體零亂的毛叢裡淫蜂剛剛射進去的乳白色的精液正慢慢地流出來,這種淫靡的浪態使得浪蝶一直挺直的大陽具更加脹痛了。??



花自憐看見另一個淫賊的大手摸上了自己搭在床沿上那兩條豐潤如玉的大腿,痛苦地閉上了雙眸,夫人知道自己今晚逃脫不了被輪姦的命運了。那淫賊的祿山之爪已經滑上來抓住了自己胸前那兩團圓潤飽滿的雪乳,由於方才慾火的煎熬,嫣紅的乳頭高高挺立著,豐乳興奮鼓漲得十分結實,花自憐屈辱地感受到淫賊那邪惡的動作,剛想掙扎,浪蝶已經騎了上來。??



美婦人迷濛的淚眼中看見浪蝶胯下那根粗大挺直的醜惡東西,精壯虯結的樣子令夫人又羞又惱,「畜生,放開我……」??



浪蝶淫笑著大嘴交替吮吸著夫人乳房上那兩顆嫣紅的乳頭,一隻大手伸進她豐潤的大腿裡,手指靈活地探了進去,邊捏弄邊吃吃淫笑道,「開墾得都這麼滑了……」??



「淫……嗚…………」花自憐扭動著雪白的大屁股想要避開他邪惡的手指,剛要嘶叫,紅嫩的小嘴兒便給意猶未盡的淫蜂張嘴吮住,婦人「唔唔」的聲音被淫賊的大嘴吮住櫻唇叫不出來。她雪白的大腿已被浪蝶拖到床沿上用力的扯開,隨即那根粗長火熱的硬物便猛不可當的挺進了花自憐的嫩穴兒裡,夫人長嚎了一聲,被強行姦污的感覺令她頭腦裡已是一片空洞。??



花自憐此時已如待宰的大白羊兒被兩個男人按在床沿上,無助的扭動著自己那雪白豐滿的肉體,浪蝶雙手抓緊了婦人兩條圓潤的大腿,粗大的陽具亢奮得一下便頂進了夫人滑膩膩的甬道盡頭,在女人又一聲慘叫聲裡強行進入了她顫抖的子宮,淫笑道,「浪貨,這麼滑……啊……裡面好緊」淫賊完全頂了進去,貼著夫人兩腿間的恥骨大屁股用力的挺了挺,兩隻祿山之爪撫遍了花自憐宛若少女般光滑嬌嫩的肌膚,成熟美妙的曲線。這才扛起了婦人兩條光滑如羊脂的大腿沒命的聳動起來。這武林中威名遠揚的美貌婦人果然肉香濃鬱,令人銷魂。??



花自憐體內的春藥藥效遠沒有消退,很快的,她體內的熱情火焰又被挑逗了起來,甬道裡滑膩膩的充滿了愛液。體內的這種變化讓夫人芳心又羞又愧,雪白豐滿的大屁股在男人的挺動下,控製不住的搖晃著,急速的上下迎湊。夫人瘋狂的嬌呼著,珠淚滾滾而下,「啊……啊,畜生……我,啊……一定要殺……啊,啊……了你們」她在羞憤著自己怎麼會不斷的被這兩個淫賊挑起性慾來,偶爾一低頭就可以看見那淫賊胯下粗長的大陽具在自己的小腹下迅速進出著,堅硬熱燙的下下都頂進了自己的子宮裡,無法抵抗的強烈快感使得花自憐這樣端莊自持的美婦人也迅速沉淪下去了。「啊,啊……不……啊」夫人在男人的衝擊下不住驚叫著,已掩飾內心的羞愧和不安,她扭動著雪白的大屁股開始向上自動的迎湊,美眸緊閉,花自憐這位在武林中人眼裡的端麗如仙的美人兒已經完全被淫慾控製了。??



浪蝶趙玉和邊聳動邊貪婪的看著這美婦漾起得乳浪臀波,淫笑著罵了一聲,胯下的大肉棒又一下頂進了夫人的子宮裡,看著自己的大寶貝被這美人兒的嫩穴兒整根吞入,快活之極的淫笑道,「你的穴兒真深,把大爺的寶貝全吃進去了,唔……好滑」說著,在花自憐羞憤的慘叫聲中,捧起她雪白的大屁股大起大落的挺動起來,只幹得這位飄花宮宮主驚叫不已,羞憤中那肉體的快感卻更加強烈了,婦人實在沒有辦法控製自己,下體裡那淫賊粗大的陽具用力的抽插著自己嬌嫩的陰道,自己竟在這極度的羞辱中得到了以前從未嘗到過的銷魂快感。夫人禁不住的淚流滿面,芳心裡暗道,「夫君,妾身已經無法為你保持清白了…………」??



一旁觀戰的淫蜂這會兒已把花自憐白嫩嬌美的赤裸上半身抱在懷裡,一雙祿山之爪盡情的在夫人飽滿如羊脂高聳酥胸上玩弄著,那敏感嬌嫩的乳頭在淫賊的手指間已是嫣紅挺立,誘人之極。??



花自憐的身子已經徹底向這兩個淫賊屈服了,浪蝶捧著這美人兒的雪白粉臀不住的迎向自己,夫人已陷入欲仙欲死的地步,酥軟在淫蜂的懷裡。淫蜂一邊吮著她的香唇粉舌,與之唇舌交纏著,一邊伸手在夫人胸前那兩隻高聳渾圓的飽滿奶子上揉捏不已。夫人明明知道不可以,但卻無法控製的伸出藕臂勾住淫蜂的脖頸,粉嫩嫩的小香舌兒自動吐進男人的口中任由其吮吸咂弄著。另一隻纖手被浪蝶抓過來在男人來回挺動的濕滑大陽具根部揉弄著,感覺著那硬物在自己體內一進一出的快樂。



浪蝶淫笑著,看見原來艷絕江湖的飄花宮宮主現在在自己的胯下浪叫求饒,男人快活的揉捏著夫人搭在自己雙肩上的雪白光滑的羊脂大腿,大屁股一下下的死命頂動。這美婦平坦光滑的小腹在突突亂跳,大手按下去很有彈性,甚至可以感覺到自己在裡面的抽動。??



兩人在瘋狂的交合著,慢慢的,花自憐殘存的一點清明也被這無邊的慾火燒得灰飛煙滅了。她這會兒已經徹底成為一個淫蕩嬌美被情慾征服的女人,雪白的大屁股瘋狂的向上聳動著,櫻唇反過來吮咂著淫蜂大嘴裡吐過來的舌頭,瑤鼻裡不住發出「哦,啊」的嬌哼聲。??



兩個淫賊見這位武林中著名的美人兒讓自己幹得魂飛魄散,一起瘋狂的淫笑著。淫蜂大手用力的捏揉著夫人胸前那一對尖聳圓潤的豐滿玉乳,大嘴蓋在她的櫻桃小口上,與她唇舌交纏,吮吸著夫人誘人的香甜口脂,將夫人的小嫩舌兒吸進咂出的。浪蝶則雙手捧著花自憐的豐滿大屁股,瘋狂的與她展開新一輪的肉搏戰,胯下粗壯的大肉棒在美婦人兒的嫩穴裡快速抽弄著,滑膩膩的蜜汁從花自憐的甬道裡不斷的流出,已經潤濕了她雪白豐臀下的床單,兩人的小腹由於猛烈的挺送不住相擊而「啪啪」作響。??



「啊,啊…………天,啊……呀,啊……」夫人已讓這兩個淫賊姦污得門戶大開,叉開她雪白的大腿更方便浪蝶的長驅直入,他的瘋狂聳動搞得花自憐死去活來,不斷的發出銷魂蝕骨的浪叫聲。她下體的甬道已讓浪蝶這淫賊粗壯的陽具抽送得火燙敏感,酸麻酥癢的感覺讓她這樣成熟美貌的婦人怎麼受得了,夫人浪叫著豐滿的粉臀上上下下的迎湊,極力配合著浪蝶的猛烈動作。??



過了一會兒,浪蝶抱起花自憐的赤裸玉體翻身躺在床上,變成了男下女上的交合姿勢,他淫笑著欣賞著這位美婦騎在自己身上難耐的浪動,感覺到她下體滑膩膩的甬道緊緊的把握住了自己,一起一落間那強烈的刺激,若不是他玩慣了各種各樣的女人,在花自憐這麼銷魂的吞吐下早已一瀉如注了。淫賊躺在床上左右扭動著屁股,大肉棒在花自憐甬道裡的活動弄得這位美婦人粉腮通紅,小嘴裡不住尖叫呻吟著,伸出尖細的小香舌尖兒在浪蝶的嘴裡伸縮不已,胸前那兩隻極富有彈性的玉脂乳球兒壓在浪蝶胸膛上揉弄著,兩隻小手抓緊了男人的雙肩,軟玉溫香的玉體來回蠕動著,浪叫著,「啊……好人兒,給我……啊,啊……快點,啊……」??



一旁的淫蜂看得慾火又起,尤其眼前婦人那翹起的上下聳動的大屁股,雪白如羊脂美玉,豐滿圓潤的曲線到腰間便驟然收縮得盈盈一握,誘人無比,這讓淫蜂的心裡不由得泛起了淫邪的念頭。他吃吃淫笑著,兩隻祿山之爪撫摸著夫人挺動的粉臀雪股,雙腿叉開了跪在美婦人的雪白大屁股後,一手扶著那粗大的陽具在花自憐的豐臀細縫裡輕輕蹭著,夫人哪裡知道淫蜂的淫邪念頭,猶在那兒用力聳動吶。??



「這浪貨的後庭一定沒有被開過,讓我抹點玉露。」淫蜂淫笑著伸手從一個玉脂瓶裡倒出一些油狀液體塗抹在夫人的粉嫩菊花上,手指在上輕輕揉弄起來,慢慢地擠了進去,「噢,啊…………不,不……哦」花自憐只覺得慾火中羞人的後庭一陣又滑又涼,隨著男人手指的滑入,從未有過的一種異樣的酥癢從後面傳來,這禁不住使得夫人嬌吟起來,雪白大屁股的聳動慢了下來。??



浪蝶與淫蜂配合習慣了,吃吃淫笑著吮住了美婦的小香舌兒。沒一會兒,夫人的雪白大屁股又開始扭動了起來,還帶著嬌泣的銷魂呻吟,強烈的春藥已讓花自憐的後庭奇癢難當,僅靠男人的手指怎麼能止得住。??



「啊,不行…………啊,癢,癢…………呀」??



淫蜂吃吃淫笑著,摟住了夫人的纖細小腰兒,大龜頭頂住了花自憐的後庭菊花,裡裡外外已是滑膩膩的了,所以不用費力,男人屁股一挺,大肉棒便插了進去。花自憐哪裡讓男人的大東西進入過自己的後庭,縱使麻癢難當,那過分的充實漲裂感也使得她從慾火裡一下子清醒過來。??



「啊……畜生,不……不,啊……啊」花自憐羞得粉腮暈紅,她生性穩重嫻淑,與夫君閨房情濃時也不過讓夫君親親自己的酥胸玉乳而已,哪能想到這兩個淫賊會連自己的後庭也不放過。菊花穴裡那第一個姦污自己的淫賊醜惡的大肉棒勢不可擋的完全挺了進來,花自憐這時只想快點死去。??



這兩個淫賊卻興奮之極,二人將花自憐夾在中間,淫蜂一手摟著婦人的纖腰一手撫摩著她光滑細嫩的豐臀大腿,浪蝶躺在下面握住她胸脯上豐滿亂顫的雪白大奶子,不住的揉捏,兩淫賊的下體一起挺動起來,完全不顧花自憐的慘呼嬌喚,「啊,啊,畜生……你們不得好死,啊…………」「啊……

啊…………」「啊……啊,啊……饒了我吧,啊……」花自憐嬌泣著慘叫著,哪裡還有點武林淑女的樣兒,下體的前後都讓這兩個淫賊塞得滿滿的,兩根粗長的硬物象燒紅的火棍似的在自己的體內敏感的抽弄著,可以感覺到在自己小腹裡兇猛的衝撞,夫人徹底的崩潰了,癱到在浪蝶的身上,任由這兩個淫賊無休止的強暴自己。??



「呵,呵…………好舒服,對,夾緊……用力」跪在花自憐身後的淫蜂一邊在夫人緊湊滑膩的後庭菊穴兒裡挺動著,一邊大叫著,他猛的拉起了美婦人的散亂秀髮,使得花自憐雪白赤裸的上身挺起,那對豐滿的奶子雪白粉嫩,顫動起一道道誘人的乳波。兩個淫賊見此妙景,淫性大發,挺動的更加歡了。??



花自憐慘叫的已經沒有了力氣,雪白豐滿的肉體無力的軟在浪蝶的身上,春藥的藥性逐漸完全發作了,下體前後兩洞極度的酥麻酸癢讓這位心若死灰的成熟婦人也忍不住的由呻吟逐漸浪叫起來。



「啊,啊,啊……弄死我吧,啊……快點」??



「來,給大爺舔舔」浪蝶淫笑著從夫人濕滑滑的嫩穴裡抽出自己的粗大肉棒,起身跪在夫人臉前,花自憐此時已經成跪姿,跪在床上,後面是淫蜂抱著她的纖腰豐臀在菊穴兒裡挺動不已,前面浪蝶沾滿自己蜜汁的大肉棒強行頂開了她的櫻桃小口塞了進去,在夫人的櫻唇裡開始了抽送。受淫慾控製的夫人香舌兒不由自主的在浪蝶的大龜頭上舔弄著,輕掃著男人的敏感處,爽得淫賊頻頻的倒吸涼氣,大叫道,「哦……哦,太好了,哦,十足一淫婦,啊……」淫蜂在花自憐的後庭甬道裡用力頂弄了兩下,淫笑著也湊了上來,夫人這會兒就宛如最下賤的妓女般,赤裸著雪白豐潤的胴體,跪在大床上鮮嫩的小嘴交替吮吸舔弄著面前的兩隻粗大的陽具。??



「啊,這淫婦太厲害了……不行了」「我也支持不了……」兩個淫賊在花自憐小嘴的吮弄下幾乎同時叫了起來,浪蝶屁股一挺大龜頭頂進了花自憐的櫻桃小口裡,在那香軟小舌兒的纏捲下激射出來,白濁的精液射進了婦人的喉嚨,弄得夫人一陣咳嗽。旁邊的淫蜂呵呵大叫著,挺直的大陽具一下子又頂進婦人的菊穴兒裡,也同時射了出來。「啊…………」花自憐感覺到後庭裡的火熱,禁不住地嬌喚一聲,豐潤的玉體緊緊地繃住了,在男人的滋潤下,她也同時達到了又一個高潮。??



整整一夜,兩個淫賊盡情地玩弄著這個被情慾燃燒著的雪白胴體,淫蜂和浪蝶都是花叢老手,在密製春藥的強力作用下男人們將花自憐這位武林中的嫻淑美婦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給開發了無數遍。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